> > 歡迎來到破產管理人網

溫州中城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件

    2017-11-22 10:18:19

溫州中城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件


         案件類型
:非訴訟案件

辦理方式:破產重整

承 辦 人:以浙江嘉瑞成律師事務所瞿韶軍律師為負責人的聯合管理人          

   

    摘要:2014年610日,溫州市甌海法院指定以浙江嘉瑞成律師事務所瞿韶軍律師為負責人的聯合管理人團隊,擔任溫州唯一一家具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的企業----溫州中城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破產重整管理人。

 

    一、案情簡介

2014年38日,溫州中城公司以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為由向溫州市中級人法院申請破產重整。后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將本案指定于溫州市甌海區人民法院審理。2014512日,溫州市甌海區人民法院作出(2014)溫甌破(預)字第8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受理溫州中城公司重整申請,同年610日,指定浙江嘉瑞成律師事務所,浙江人民聯合律師事務所,溫州華明會計師事務所(聯合管理人)擔任溫州中城公司管理人。并于2015318日作出(2014)溫甌商破字第5-6號民事裁定書,批準溫州中城公司重整計劃,并終止溫州中城公司重整程序。

  

   溫州中城公司基本情況

   溫州中城公司成立于1997117日,是溫州市唯一一家獲得房屋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的企業,系全國民營企業500強之一。公司注冊資本30680萬元人民幣,經營范圍為房屋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等,設有分公司(項目部)共55家,對外長期股權投資公司9家,公司還存在委托他人代持股的情形。至破產重整申請日,其承包的尚處于施工階段和保修期的建設工程項目共計132個,其中在建工程54個,在建工程量金額100億元以上。處于保修期的建筑工程項目78個。經法院裁定的各類債務(含待定債務)共計約26億元。公司賬面資產約22億元,管理人審計確認資產約10億元,可分配資產視債權回收情況而定。

 

   溫州中城公司成為僵尸企業的原因

   溫州中城公司沒有正確估計企業能力,盲目投資,多頭經營,內部缺乏完善的管理機制是這艘建筑巨輪沉沒的主要原因,例如在安徽蕪湖的兩個民生工程項目,由于風控機制喪失,虧損近3億元之多。

   同時,為獲取更多流動資金,向銀行貸款,與諸多企業形成互保關系,導致公司資金鏈斷裂,使得公司債務纏身,難以清償數十億巨額債務也是走向沒落的重要原因。

 

   溫州中城公司破產重整的難點

   1、重整方式的選擇

   溫州中城公司的債務超二十億元,且因為其債務眾多的原因已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名單,如按照傳統的“承債式重整”需要戰略投資人接受溫州中城公司的全部資產與負債,難以保留溫州中城公司的特級資質,即便在形式上保留了資質,其最終還是會因為無法參與招投標等生產經營活動而名存實亡。

   2、內部承包合同的處理

   溫州中城公司承建的工程項目普遍采用內部承包責任制,對于內部承包合同的處理,在企業破產重整的狀態下,與通常單一內部承包合同爭議存在較大的差別,其不僅涉及與承包人的合同關系的認定及處理問題,還事關施工合同是否繼續履行或解除、施工管理及款項撥付、材料供應商、民工、雙方的權利與義務等,實為牽一發而動全身。若處理不善,數百億的在建工程將成為“爛尾樓”,數萬農民工工資無法得到保障,將引發巨大的社會問題。由于其特殊性,溫州市委市政府將其列為“6+1”重點企業重整項目。

    3、重整企業的稅收問題

    現行稅法對企業重整的稅務如何進行處理沒有專門的法律或規定予以調整,也缺乏實例,故既要保障稅收入庫,又要確保重整后的新溫州中城公司不因重整稅務處理不當而影響后續正常開展經營活動。

 4、企業信用修復  

    最高人民法院失信系統、被執行人名單及中國人民銀行征信系統中的不良信用記錄直接制約重整后企業的發展,故企業在最高人民法院失信系統、被執行人名單和中國人民銀行征信系統中的不良信用記錄刪除工作,又需要管理人投入大量精力

   

    溫州中城公司破產重整的整體思路

    我國目前的《企業破產法》大多是原則性條款的規定,對于具體實踐中碰到的一些新問題,并未予以明確。

    房屋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是溫州中城公司巨大的無形資產,而根據傳統的“承債式重整”,需要戰略投資人接受溫州中城公司的全部資產與債權債務,而溫州中城公司的債務達數十億,導致戰略投資人無法接盤。并且由于債務眾多的原因,導致其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名單,影響正常地工程投標、承建、原材料采購等活動,最終只能使得特級資質毫無實用價值。

基于此種情況,管理人再三研究,在相關法律沒有明確的情況下,按照《企業破產法》相關原則及“債權人中心主義”,在全國范圍內首次提出采取“清算+剝離”式的重整方式,即采用存續式經營與資產債務剝離清算相結合的方式進行重整。以原溫州中城公司股東100%股權為拍賣標的,以部分固定資產、無形資產、溫州中城公司附隨的各項資質為重整資產,引進戰略投資人,并設立溫州中城公司全資子公司,將溫州中城公司原有股東權益(含可能應收的款項及資產)、資產(含已確定及未發現之各項應收款)、債務(含已確認及應確認之全部債務)全部轉移至該子公司,并將該公司作為溫州中城公司清理資產與負債的替代主體,由管理人將清理所得根據《重整計劃》規定向債權人分配。最終,股權競拍成交價為5800萬元。

另外,在意識到內部承包合同問題重要性的基礎上,管理人再次創設性地提出區分各權利義務主體,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原則繼續履行合同(除個別特殊情況),通俗地講就是“誰的孩子誰抱回家”。

其次,現行的稅法對“清算+剝離”式的重整方式如何進行稅務處理缺乏依據和實例。管理人提出,新中城公司以投入的資產為企業財產,以重整后的經營收入依法納稅;老中城公司以管理人確認的稅務債權承擔納稅義務;對于其他涉稅問題,新、老中城根據權義對等原則來分擔納稅責任;對于替代清算主體,在資產處置時依法納稅,對于不能償還的債務在替代清算主體債權債務處理完畢時,在財務上作虧損處理。

最后,針對重整后最高院失信名單不能下撤的問題,管理人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協調立案,專門與衢州,河北,上海等省內外多地未將溫州中城公司在最高法院失信名單上下撤的法院進行協調,并且由管理人致電或者前往具體法院提供溫州中城公司重整材料并進行有效的協調。經歷數月之久,所有法院均將溫州中城公司在最高法院失信名單中下撤。另外,溫州中城公司在最高人民法院被執行人名單的記錄有數百條之多,管理人通過與各法院協調,在省人民代表大會上提出意見,在《浙江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十三五”規劃征求意見稿》中提出相關處理方法等方式,將最高法院被執行人名單下降到十幾條,目前仍在繼續努力中。至于中國人民銀行征信系統中的不良信用記錄,管理人提出采用“大事記”的方式進行披露和說明,在不影響新溫州中城公司招投標等一系列活動的前提下,尋求更為徹底的解決方案。

 

    二、案例點評

    第一,本案中,管理人創造性地提出“清算+剝離”的重整方式,解決了戰略投資人因原溫州中城公司債務纏身而不敢接盤的困擾,將股權拍賣所得5800萬納入到可分配財產之中,提高了債務清償率,在體現“債權人中心主義”原則的同時,又保留了溫州中城公司的核心價值。

    第二,對于內部承包合同問題的解決方式上,管理人提出的“誰的孩子誰抱回家”的處理方式,使得絕大部分合同得以繼續履行,避免了因違約而造成的巨額違約金,較好的處理了工程業主、公司、內部承包人三者之間的關系,理順了各項目部聘用的2萬多民工的處理問題,避免了可能產生的各種激烈矛盾,維護了社會的穩定,并為公司的重整奠定了基礎,爭取了寶貴的重整時間。

第三,稅收的解決方案,其不僅有利于培育稅源,也有利于國家稅收入庫,需要說明的是僅重整第一年,納稅已達3700萬元。

第四,信用是一個企業的靈魂,對一個依靠招投標形式參與生產經營的建筑工程企業尤為重要,管理人通過請求溫州中院協調立案,“大事記”等形式解決新溫州中城公司的信用修復問題,使得新溫州中城公司能夠快速地投入招投標,采購等一系列經營活動,避免了戰略投資人接盤之后因企業信用問題導致重大損失的發生,該一系列做法已經被溫州市政府進行固定和推廣,對未來的重整工作有著重要的借鑒意義。

第五,本案中,對于《企業破產法》未明確的新問題,管理人根據《企業破產法》,“債權人中心主義”及“法無禁止即可為”等相關原則處理問題,是在我國破產重整相關配套設施不完善,而破產重整又已經成為大勢所趨的情況下,對于破產重整道路的多樣化,個性化的積極追尋和探索,其為今后的破產重整多樣化的的道路打下堅實的基礎。

最后,中城重整案件由于其債務之多,在建項目數量之大,涉及面之廣,法律關系之復雜,注定其成為一個相當棘手和典型的案例。在本案例中,管理人殫精竭慮,敢為人先,在全國范圍內做到了數個“第一”:第一次創造性地提出“清算+剝離式重整”的概念并付諸實際;第一次采取“誰的孩子誰抱回家”的認定思路和方法處理,理清了各權利義務主體之間的法律關系,爭取了寶貴的重整時間,維護了社會的穩定;在稅務方面的操作也屬全國首例。這些做法,已經推動溫州,全省,甚至全國相關配套政策的制定,為未來企業“清算+剝離式重整”開疆拓土。正因為該案例的典型性和管理人創造性的工作,被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錄入案例精選,被中央政法委選為企業破產重整的典型案例。

 

                                   

 

                                              點評人:瞿韶軍

                                              撰稿人:葉宇舟

責任編輯:

吉林11选5遗漏